“农民上大学”是教育理念的革新

发布时间:2018-10-02 15:38来源:未知

  “面朝黄土背朝天”曾是很多人心中农民的形象,现如今,一些农民正在通过学知识、学技术改变传统的务农方式。近日,陕西省20名农民收到了学校的录取通知书,今年9月,他们将跟其他大学生一样走进校园,接受为期3年的全日制高等职业教育。(6月21日《新京报》)

  这些农民是职业农民,多是种植大户或规模经营户,最多的一位承包了500多亩地。所以这里所谓的“农民上大学”,应该剥离其自然的农民身份,而应该从职业内涵发展的角度考量。这些职业农民进入高等教育序列,不是通过自身努力改变命运的所谓励志故事,而是适应社会发展需求,享受更加专业化、精细化教育的终身教育范畴。

  2012年,中央“一号文件”提出“培育和认证新型职业农民”。这一政策的出台,是为了解决我国当前农业总体水平低、农民生产效益低下的现状。实施产业化、规模化经营,利用现代管理技术,通过“互联网+”,提升农业整体效益,实现农民增产增收是农业发展的必行之路。

  而我国高等教育经过这些年的摸索发展,更加明确“服务地方经济社会发展,促进产业转型升级”的总体定位,目前正有数额可观的高校在向应用型转型,以增加“更深层服务地方经济”的能力。

  相比以往对工业、新经济的全方位促进,教育对农业资源配置效率的拉升明显不够,“让农民上大学”不同于传统的农业人才培养,“培育新型职业农民”是全新的教育培训领域,对部分院校而言既是全新挑战,又是一次难得的理念革新。

  我国农业整体水平低,自然农民多,拥有相当农业技术水平、懂得经营农业的职业农民少。过去,教育对农村的意义就是“帮助农家娃脱离农村”。通过高等教育让职业农民升级,引导有志投身现代农业建设的农村青年、返乡农民工、农技推广人员加入职业农民队伍,对破除当前农村盛行的“读书无用论”、促进新农村建设,不啻为富有创举的尝试。

  当然,鉴于广大农民在农业生产上的既有经验,专业课程要与以往培养农技研发人员的农业教育拉开身位,也要与现有的中职农技教育相比形成错位优势,培养方式上要进行供给侧改革,多听听这些“大龄资深农民”的意见,发挥他们的积极性和活力,在农业产供销产业化、规模化经营,“农业+互联网”等方面展开教学研究,为我国高等教育对农村发展现实需求作出应有回应。

  教育的本质是实现人的充分发展,高等教育要密切关注经济社会发展需求,部分高校向应用型转型只是开端,有条件的高校为职业农民升级提供解决方案,是教育早就该有的题中之义。高等教育绝不仅仅是解决文凭学历问题,给人提供符合社会需求的附加价值,才是高等教育的根本出路。20名职业农民上大学绝不是“跳龙门”,而是借助教育“让农业和农民插上翅膀”的破冰之举。

  《浙江教育报》2016年7月11日第3版